天域小說網 > 玄幻小說 > 乾坤劍神 > 第2634章 晉升長老
    景言要殺詹旭的話,那詹旭此時是不可能還活著的。

    對景言來說,詹旭死不死都無關緊要。而且,以詹旭現在的情況,讓他活著可能比直接殺了他更能令其痛苦。或許,詹旭撐不了太久,就會自尋了斷去重新降生。

    “文噘,你是不是也想殺我?”景言眼睛一轉,微微瞇起來,看向文噘長老。

    “不!不不不!”文噘向后退了幾步,手臂連擺。

    殺景言?那是嫌自己命長了。

    那大量的圍觀者,良久都鴉雀無聲。方才發生的事情,給他們帶來的震動太大了,他們要接受自己所看到的可能需要一些時間。景言一根指頭重創了詹旭長老,這超出了他們的認知。以他們的見聞,是無法理解的。他們無法想象,一個新人降生者,是怎么有這般可怕實力的。

    景言沒有再理會文噘長老。

    他側身說道:“莊主大人,邵乓長老大人!我沒有太多的時間,而我又需要修行資源。所以,我能否今日繼續晉升火焰等級?”

    火焰修行者品級,從一品到九品,按照規則,是要一級一級晉升的。

    “景言修行者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莊主開口。

    連她,都理解不了景言的強大。景言是白月會掌控的一個小礦場降生的,這應該不會錯。但是一個新的降生者,有這等恐怖的力量,這太離譜了。

    “莊主,有些事情我也無法說清楚。不過,我對白月會沒有任何的惡意。現在……我在白月會,用了白月會的資源,未來在需要的時候我會幫白月會。”景言沉吟了一下說道。

    他從混元仙域而來,這一點他沒辦法說。就算他說了,白月會的眾人也不可能理解。在奇點世界或許有知曉混元仙域的修行者,但白月會這樣人絕對不在其列。什么火焰層次、地脈層次修行者,級別還是太低了一些。在景言看來,便是地脈層次的修行者,可能也就相當于混元仙域的萬物境層次。九品地脈,也難與冥空境相比。

    “以景言修行者的實力,估計連我,都遠遠不是對手。晉升測試,哪里還有什么意義。”莊主無奈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這樣吧,若景言修行者暫時還打算留在白月會,就先擔任一下長老如何?”莊主道,她眼眸一轉:“長老們,應該對此也沒有異議吧?”

    “沒有!”

    “完全沒有,以景言兄的實力,擔任我們白月會長老,都綽綽有余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有景言長老在我們白月會,那我們白月會的實力可就大增了。以后附近的幾個修行者組織再敢鬧事,嘖嘖……”

    幾個長老紛紛說道,有長老眼神都亮了起來。景言無比輕松的就能碾壓詹旭長老,這是什么實力?顯然是超越了地脈層次啊!這樣的強者,在附近的修行者組織內,也是不存在的。有這等強者在白月會,那是白月會的造化啊!或許,景言長老還能幫白月會多搶占一些地盤!

    “長老?”景言略微皺眉。

    “莊主,長老是不是必須要負責一些事務?比如下面一些修行者的修行問題。”景言道。

    聽景言這么問,莊主就知道景言是不想過問瑣事。

    “景言長老若是不想管理大本營的瑣事,那也完全可以的。”莊主立刻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行,我擔任長老也可以!”景言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景言的新住處,成為長老后,住處自然是精致奢華了許多。

    “景言長老大人,這是你的服飾,還有這里是一些瓊漿。莊主大人還交代,長老大人你可以到兵器庫挑選一件趁手的兵器。”一名等級較高的火焰修行者,給景言送來了一些東西。

    “有勞了!”景言接過服飾和瓊漿資源又道:“兵器就不需要了,代我謝謝莊主。”

    這名火焰修行者,是莊主身邊的近衛。

    景言不要兵器,其實也不是他不需要用兵器。而是,以他的力量,若是全力爆發的話,那對兵器材料要求是非常高的。尋常材料的兵器,是無法承受住景言體內力量的。而白月會這樣的地方,顯然不太可能有非常高級的兵器。

    在那火焰修行者告退離開后,景言換上了有大地山脈的長袍。這白月會內,最高級服飾就是地脈服飾。

    白月會莊主,是直接令手下給景言送來了五十瓶瓊漿。看似也不是很多,但白月會畢竟并不強大,能一下子拿出五十瓶瓊漿,莊主也是費了一些力氣的。當然了,將這些瓊漿送給景言使用,在白月會內沒有人會非議,現在也沒人有這個膽子再詆毀景言。

    詹旭長老已是半死不活了,文噘長老回去后就閉關不露頭了。

    “試試看!”景言盤坐下來,直接就吞服了一瓶瓊漿。

    一股熱流,滾滾而下。

    “好!好東西!”景言眼神一亮,旋即又閉上,開始吸收消化瓊漿,令其快速的改造身體。

    瓊漿的效果,確實是比髓乳強大得多。一瓶瓊漿吸收完,景言便感覺到自身第一次改造有了極其明顯的進步。再服用一瓶瓊漿,那身體第一次改造應該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次日!

    “完成了!身體第一次改造,成了!”景言感受著身體的變化,這種身體改造,完全不同于在混元仙域的道法改造。

    肉身修行與道法修行,確實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修煉體系。

    在身體第一次改造完成后,景言隱約的覺察到,自己的身體,似乎是蛻變中被自然分為無數的部分,就像一個個盒子。身體的力量,按照一定的比例,儲存在無數分開的空間內。對于這些分開的身體空間,現在景言的感應還比較模糊。不過景言確信,再經過多幾次改造,應可以感知得更為明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像寒裘府府主那樣的存在,身體是蛻變過多少次了!”景言心中轉念。

    寒裘府府主那樣的肉身修行者,身體內部的每一個空間,可能都極其的強大。現在的景言,對于肉身修行者的身體為何能儲存那么恐怖的力量,

    記住手機版網址:


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彩客网竞彩足球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