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域小說網 > 玄幻小說 > 乾坤劍神 > 第2172章 善緣
    黃泉晶石,對景言極為重要,他若獲得一個進入黃泉洞窟的名額,便可自主在洞窟內盡力得到黃泉晶石。

    而進入黃泉洞窟高級入口的名額一共就九個,這九個名額被四大勢力通過黃泉積分爭奪戰來分配。正常情況下,景言根本就無法得到進入黃泉洞窟的名額,所以只能以雇傭費的形式來解決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厲灃戰神見景言是認真的,倒也沒有因此惱怒,只是心中覺得景言有些過分了。他身為晨光古地的戰神,親自來找景言商議雇傭的問題,可景言卻想要一個進入黃泉洞窟的進入名額。

    “景言小友,如果你堅持要一個名額的話,恐怕第三輪中不會有任何一個勢力雇傭你。四大勢力在第三輪爭奪戰中,也最多能奪得一個名額而已。”厲灃戰神搖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景言輕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厲灃戰神,如果晨光古地雇傭我,我從黃泉洞窟出來,可以將我在洞窟內得到黃泉晶石中的兩成送給晨光古地。”景言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厲灃戰神皺眉。

    “景言小友,如果你無法幫助晨光古地奪得一個流動名額呢?我晨光古地,現在的黃泉積分,比辛家都少一百多分。”厲灃戰神沉重的語氣說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能幫晨光古地在第三輪中奪取一個流動名額,那晨光古地自然不需要給我黃泉洞窟的名額。厲灃戰神不需要擔心這一點。”景言說道。

    在前兩輪黃泉積分爭奪戰中,景言都并未全力以赴。現在,晨光古地的積分雖然落后比較多,但景言有著百分百的信心幫助晨光古地將黃泉積分沖上去。

    厲灃戰神眼神凝了凝。他對景言的話,是比較相信的,景言在黃泉積分爭奪戰前兩輪的表現極其的驚人,第二輪爭奪戰中幫助暗影樓實現驚天逆轉,厲灃戰神覺得景言恐怕在第二輪爭奪戰中都沒有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厲灃戰神沉吟了片刻,還是搖頭說道:“景言小友,你要黃泉洞窟的名額作為雇傭費,我晨光古地實在無法答應。而且我想另外三個勢力,也不可能答應這樣的條件。”

    “前輩,所以在你剛來的時候,我就說晨光古地不會答應我提出的條件。”景言搖搖頭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景言小友真的不能改變雇傭條件嗎?”厲灃戰神道。

    即便是到此時,厲灃戰神仍然沒有任何威脅或者以身份壓景言的意思。景言以前沒有與厲灃戰神打過交道,但通過這次接觸,景言對厲灃戰神的印象確實挺好的。再者說,以厲灃戰神這樣強者親自過來與自己商談,這對景言真是極大的面子。消息傳出,必然引起神州天君們的震動。

    “確實不能。”景言歉意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厲灃戰神點了點頭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“厲灃前輩。”景言卻叫住厲灃戰神。

    “嗯?”厲灃戰神頓住身望著景言,他眼神一亮,以為景言改變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前輩,我知道晨光古地有很多修道者掌握了一種燃燒血脈力量的秘法,如果進入秘境的人,使用此秘法,或許是能在第四輪奪取一個名額的。”景言緩緩說道。

    景言這段日子,對晨光古地的修道者也有一些了解。晨光古地的修道者,都通過一種覺醒的方式直接獲得恐怖的肉身力量。這種覺醒,覺醒的就是血脈力量。通過一種特殊的秘法燃燒血脈力量,便可在短時間內獲得難以想象的強橫威能。

    只是燃燒血脈力量對于晨光古地的修道者來說,會有很大的副作用。一般的修道者一旦燃燒血脈,那么以后便很難再有所進步。燃燒的血脈越多,影響就越多,甚至有可能直接隕落。正因為如此,晨光古地的修道者不到萬不得已,是不會燃燒自身血脈的。

    厲灃戰神聞言點了點頭,晨光古地修道者可以燃燒血脈獲得可怕力量這不是秘密,所以聽景言說出來,他也沒什么吃驚表情。只是,若讓進入秘境的修道者燃燒血脈力量,那無異于毀了他們的道途。進入秘境的修道者,也是晨光古地大力氣培養出來的,培養一個都不容易。拿兩個這樣的修道者來獲取一個黃泉洞窟名額,厲灃戰神也有些不知道是否合適。

    “厲灃前輩,你可以讓進入秘境的人拼一把。血脈燃燒后受到的影響,到時候我會幫忙看看,或許有辦法解決那后遺癥。我不敢說有百分百的把握必定解決,但我想應該有五成的把握。”景言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厲灃戰神這次是愣住了,眼睛瞪圓看著景言。

    晨光古地修道者通過燃燒血脈獲取力量后的副作用,幾乎是無藥可解的。要是能有解決的途徑,那厲灃戰神也就不會糾結這件事了。在仙域,或許確實存在解決燃燒血脈副作用的方法,但是那可能需要付出更大的代價,是晨光古地都很難支撐的代價。

    而現在,景言卻說他可以試試看解決那血脈燃燒留下的后遺癥。景言,他能有五成的把握?

    厲灃戰神第一個反應是吃驚,然后就是無法相信,最后則是變得疑惑。景言這樣的修道者,雖然目前只是冥空境層次,但應該不會無的放矢吧?再者說,景言說大話,對他有什么好處呢?

    尋常人是無法解決那個麻煩,但景言之前給他們帶來的驚奇已經很多了,絕不能用普通人來涵蓋。

    “景言小友,你這番話,是真的?”厲灃戰神吸了口氣,目光灼灼看著景言。

    “嗯,我確實有一些把握可以消除晨光古地修道者燃燒血脈的后遺癥。”景言笑了笑說。

    厲灃戰神從景言居所離開,心情很是復雜。他回到晨光古地眾人所在宮殿,晨光古地的成員便立刻迎上來。

    “戰神大人,那景言可答應被我們雇傭?”

    “戰神大人,景言先生是怎么說的?他這一次需要多少雇傭費?不會又是要材料資源吧?”

    在厲灃戰神去見景言時,晨光古地眾人也都心情忐忑。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彩客网竞彩足球开奖结果